您好, 注册

1
我的购物车

最新加入的商品

海豚家:广州不愧为电商之都
海豚家:广州不愧为电商之都
内容来源:海豚家官网http://www.kepler8.com/
海豚家了解到,超600家传统专业市场插上直播电商之翼,助力广州转型直播电商之都
直播电商作为新型电商模式改变了人们的消费习惯,也促使千年商都广州找到了一个新的发展方向———直播电商之都。
“新进来直播间的粉丝可以添加关注,喜欢这件衣服的话可以拍下代码,马上发货。”面对支在三脚架上的手机屏幕,女主播热情地向粉丝推介着身上的服饰……这是广州数百家批发市场里的直播生态实景。
海豚家了解到,新冠肺炎疫情令“宅经济”井喷式爆发,更加速了广州直播电商新业态的蝶变。就在不久前,广州出台了《广州市直播电商发展行动方案(2020-2022年)》(以下简称“电商16条”),提出包括“培训10000名带货网红和‘网红老板娘’”在内的16条政策措施,计划用三年时间将广州打造成为全国著名的直播电商之都。
海豚家了解到,在实现这一令人振奋的新目标之路上,还有多少道坎要迈过?连日来,记者调研沙河商圈、十三行商圈、流花商圈等服装专业批发市场,深入了解商家、主播、专业市场等各类主体在拥抱直播电商中面临的磨合和困惑,探寻如何用有效的配套措施来尽快填补上层设计与市场自发行为之间的空白地带。
直播电商模式遍地开花 内容来源:海豚家官网http://www.kepler8.com/ 专业市场线上线下怎么搞平衡?
内容来源:海豚家官网http://www.kepler8.com/
海豚家了解到,“这条裙子有五个颜色,体重120斤以内的姐妹们都可以穿”……在万佳服装市场一家店铺里,记者看到,两位主播轮番上阵,一部手机,一台支架,在明亮的柔光灯前,火速换装,推荐一件件衣服。镜头之外,面积不大的档口门口,堆满了打包完毕即将运往全国各地的服装包裹。
“我们跟档口签约,从早上九点半到下午五点半开播,平均一天可以卖200件衣服。在市场上这还属于量比较少的”。
海豚家了解到,今年春季,对广州服装行业来说,比以往艰难许多。专业市场延迟开业、服装市场供应链复工进度缓慢,春装线下难以走量、夏装上新不确定,承担的租金、人力等运营成本令商家倍感压力。
库存如何销售出去?线上直播成了重要出口。记者走访市场发现,几乎每走十几步路,便能撞见一名主播。这些主播,以年轻的女孩子为主,往往一个主播会搭配一名助理,她们有些是档口固定聘请的,有些则穿梭在各个批发档口间进行探店“走播”。
在各大批发市场,也随处可见商铺张贴着“欢迎直播”“招主播,有经验者优先”的招募字眼。
海豚家了解到,“实际上,我们市场从2018年就开始探索直播了。但此前一直不温不火的。今年以来,我们市场开展直播的档口超过了80%,对比两年前增长了近一倍。”广州壹马服装市场经营部负责人李君亮告诉记者,今年的疫情为直播按下了加速键,很多传统批发档口有了更加紧迫的直播意识,直播带货已经势在必行。 内容来源:海豚家官网http://www.kepler8.com/ 寻找平衡点
在商户全员直播的“燥热”背后,作为物业方的市场也有自己的“冷思考”。“我们有时候在想,疫情是不是把直播的热度推到了一个太高的高度,有点脱离了它原本的轨道。”广州壹马服装市场负责人表示,现在市场方都在寻找一个平衡点,既让实体物业可以平稳运营,又通过线上渠道让经营者都有生存空间。
海豚家了解到,多家批发市场均向记者表示,线上线下需要两条腿走路,但对于市场来说,多年沉淀的线下模式才是主流,直播等线上模式更像是多了一个窗口。
“去年,我们市场的销售量线上占到了三成。疫情期间比较特殊,线上占到了六七成,其中开通直播的达到了90%。但预计疫情过后线上的比例会回落到四成。”广州ARAapm服装城执行总经理高学清向记者表示,对于专业市场来说,线上直播只是多了一个销售渠道,不可能成为市场的主导,“线下店的服装,比如新品,线上是不卖的,这是营销策略,线上现在拼的还是旧款和价格。”
海豚家了解到,据悉,广州ARAapM服装批发市场计划投资10亿元完成整体的线下升级,目前已经完成了首期工程。高学清表示,服装批发城已经出现“购物中心化”趋势,从单一的服装批发市场集散功能向综合性的“国际服装采购中心”转变。“我们的批发市场要走零批结合的路线,倚重的还是线下,因为我们主打快时尚,是要给消费者线下体验感的。”
“广州有近650个批发市场,其中近三分之一是服装市场。这类市场在发展直播电商上具有天然优势,也是目前最活跃的品类。”广州专业市场商会秘书长李英表示,早在两三年前,直播之风就已经吹到了广州的服装行业,直播电商的苗子早已自下而上地生长。经过了前两年的自发探索,新业态已经初具形态。“电商16条”的出台,则释放了更加强烈而明确的信号,将加速新生态的爆发。
海豚家了解到,对于专业市场来说,如何运用好直播电商工具,平衡线上线下仍然是一个大课题。
传统价格体系受冲击
靠直播赚了吆喝没赚钱怎么破?
“又爱又恨”
“前两年我们试水做直播时,还是有很多顾虑,如果直播的产品价格低了, 那么‘二批’都不愿意来拿货,我们就会流失原来的老客户。”广州泰蜜服饰有限公司总经理刁巧玉表示,以前店铺会挑下午时段没什么人的时候,拉上帘子“偷偷”直播,尽量跟老客户采购时间错开。 内容来源:海豚家官网http://www.kepler8.com/ 海豚家了解到,但疫情的到来, 让商铺们“活下去”的压力陡增。“档口有主播早就是标配,现在大家都是在最显眼的地方做直播,我从广州南城批发市场来到ARA 市场开店,就是看中了这里场地宽敞,非常适合直播。” 刁巧玉指出。
实打实的销售额令传统批发商户慢慢转变。“2018 年的时候,直播占我们的销售额还只有5%。现在已经达到了20%。”刁巧玉告诉记者。
海豚家了解到,不过,新业态也伴随着新挑战。提起直播,刁巧玉的态度是“又爱又恨”。广州服装批发市场在数十年的沉淀中,早形成了一套成熟的价格体系,“二批”到专业市场的拿货后先加价卖“三批” 店家, 店家再加价卖给顾客。但直播的出现,直接对这个价格体系形成了冲击。
利润被挤压
刁巧玉告诉记者,由于市场上优质主播僧多粥少,现在批发市场的主播仍然是以“低价竞争”为主,中小主播之间的流量竞争激烈,都希望能从商家处拿到最低成本价,从而赢得更多粉丝支持,这种成本的压力无形中也转嫁到了商户身上。“批发行业本来就是薄利多销,现在利润空间又一再被挤压”。 内容来源:海豚家官网http://www.kepler8.com/ 海豚家了解到,“我们的议价能力太弱了。” 广州市一畅服饰有限公司总经理郭娅彤同样向记者感慨,“大的直播机构给出的条件太苛刻。网红主播虽然可以帮我们走量, 一场直播卖得很热闹,卖了上万件,但一算利润,也是赚个吆喝。因为我们的价钱不仅被压得很低,而且我们还需要承担至少20%左右的退货率,退货周期往往需要半个月,但我们产品上新周期又很快,退回来的货物就完全是消耗品了。”